著名鋼琴家、重慶崽兒李雲迪日前接受晨報獨家專訪時稱
  即使受到“找力宏”、“曬女友”事件的影響,他仍不迷失古典音樂家方向
  李雲迪接受本報記者採訪。
  1月17日,李雲迪宣佈將與柏林愛樂樂團合作錄製發行全新大碟《王者幻想》。19日,他回到家鄉重慶參加政協會議。次日晚,結束繁忙會務的李雲迪在酒店與重慶晨報記者聊至夜深。他對這一年來困擾他的一些問題,跟記者作了坦率的交流。
  已過而立之年的李雲迪多了一種寵辱不驚的氣質,即使在這個全民娛樂的時代,面對社交媒體上的風風雨雨,也不會忘記來時路,更不會迷失自己前進的方向,那就是永遠做一位傳播古典音樂的鋼琴家。
  高音區
  30餘城巡演創中國記錄
  2013年對於李雲迪來說,在“找力宏”、“曬女友”之外,最大的曝光率來自他的“中國鋼琴夢”音樂會巡演。輾轉北京、上海、成都等30多個大中城市演出80餘天,這個成績令他十分滿意。“創下了中國古典音樂演出史的新記錄”,說到此處,他的音調提高了些,顯得更自信,好比手上的旋律已進入到琴鍵上的高音區了,輕盈、悠長,他對自己的音樂有了更舒展的認識。
  重慶晨報:剛結束的“中國鋼琴夢”巡演據說場場爆滿?
  李雲迪:是的,觀眾很熱情,我也很滿意。3個月走遍30多個城市巡演,這種規模就算在西方國家也不容易,在古典音樂文化市場剛起步的中國實現夢想,我很感動。
  重慶晨報:據瞭解這次巡演也創了國內記錄,對這個成績怎麼看?
  李雲迪:是的,巡演規模之大在國內古典音樂演出史上還是第一次。這次能去30多個城市,主要得益於各地對高雅藝術的關註以及越來越多的音樂廳被建了起來。
  重慶晨報:除了硬件升級為巡演加分,你覺得觀眾願意來看跟自己的曝光度是否有關?
  李雲迪:當然也有關係。但是更多人知道李雲迪願意來看演出,這是時代造就的,而不是我刻意宣傳的。
  我的80後身份和時代背景讓古典音樂走近年輕族群。這是跟過去很不一樣的情況。過去大師很多,但傳播途徑跟瞭解途徑有限,大家無法迅速分享音樂家的各方面。現在大家都知道,藝術家其實也是一個正常人,只是職業習慣、規律等跟普通人不一樣,這是必須承認的差距。如果卡拉揚生在這個時代,大家就能有幸目睹他的平時生活,用什麼工具溝通,會對他更感興趣。但那個年代沒有手機、互聯網,沒有這麼多分享渠道。
  中音區
  坦然面對網上攻擊
  聊起曝光度,李雲迪對公眾媒體對自己的關註態度坦然,儘管部分網民對他的私生活很八卦,有的還通過社交媒體攻擊他。“不管怎樣,現在通過我能讓更多人知道肖邦,就是好事。”此時的李雲迪,言辭溫和,語速不緊不慢,對這些負面信息,見怪不怪的他,胸中已經多了些鋼琴中音區所表現出來的一份豁達和平衡。
  重慶晨報:這個時代造就了你偶像形象?
  李雲迪:這是肯定的。
  重慶晨報:不擔心在拉近公眾距離的同時也會消解偶像形象?
  李雲迪:這隻是讓專業人士不再那麼神秘而已。自媒體是這個時代的普遍問題,比如潘石屹、任志強這樣的企業家,通過微博讓人感覺好像跟常人差不多嘛。這是全民信息化時代,無人能獨善其身,公開化的大眾平臺,可能滋生很多對你感興趣的樂迷或粉絲,當然這些人的興趣點可能是你本身也可能是音樂,這個過程有很頻繁的互動交叉。在我看來,本身比較小眾的古典音樂能夠通過我和我的分享讓更多人知道,也是好事。
  重慶晨報:可是自媒體確實會滋生許多負面信息,比如你的私事網民很八卦。
  李雲迪:是的。每個公眾人物都要有心理素質接受不一樣的聲音,但這不代表他們有義務忍受一小部分人進行人身攻擊。比如關註我微博的人里,有這麼幾十個賬號,每天像上班一樣定時定點地發佈攻擊我的言論,很多持續時間已長達一年,而且大部分語言都下流不堪。這些人曾經很困擾我,但我最後坦然了,因為這些人就不是正常的粉絲。
  低音區
  願與郎朗同台推廣音樂
  雖然李雲迪對社交媒體頗有心得,但也沒能在網絡的塵囂中全身而退。2013年,“找力宏”成為網絡熱詞,“曬女友”也惹得萬眾矚目,一年過去,他面對媒體說起這些往事,有種千帆過盡、雲淡風輕的從容。只有那些有心的聽者沉下心來,真正深入到低音區,深入到每個音符里,才能品出其中蘊含的智慧和成熟。
  重慶晨報:說說王力宏吧,你跟他的話題在社交媒體上熱度相當高。
  李雲迪:呵呵,我只能說網上的說法都是大眾的想象,我相信包括力宏在內我們倆都不太在意的。我們以前的交流很正常的,只是被放大誤讀了。老實說,過去兩屆春晚,從形式到內容都是導演組安排,在這樣一個級別的舞臺上,沒有一個演員能完全根據自己喜好選擇節目或更改流程。
  重慶晨報:經過這一輪傳播之後,你覺得你現在算是娛樂圈人士嗎?
  李雲迪:我是一個鋼琴家,古典音樂家,只有這個身份是毫無疑問的。你怎麼去定義“娛樂圈”?我覺得不需要這樣去貼標簽。
  重慶晨報:那麼作為古典鋼琴家參加綜藝節目表演,沒有心理障礙?
  李雲迪:這個時代大部分古典音樂家都有參加綜藝節目,國外也有很多。每個參加節目的音樂家可能都有自己的願望,比如推廣自己的專業,讓更多人瞭解欣賞藝術等。說參加了綜藝就不是古典鋼琴家是不成立的,這也是大眾或者別有用心的人強加的觀點。
  重慶晨報:成為一個話題纏身的藝術家,你怎麼想?
  李雲迪:話題是時代帶來的,不是我能控制的,但藝術是我的本質追求。這是一個娛樂至死的時代,各行各業都如此,關鍵在於你怎麼面對,你有很多表達方式,對罵?反駁?我的性格不是去硬拼,但我會有立場。
  重慶晨報:無法參加今年春晚,那春節的具體工作計劃是?
  李雲迪:1月27日———2月5日會在德國跟柏林愛樂樂團錄製貝多芬《皇帝》協奏曲和舒曼的《幻想》,兩首曲子體量都蠻大的,《野蜂飛舞》將作為bonus track跟這倆一起收錄進新專輯《王者幻想》。
  重慶晨報:郎朗今年也會上央視春晚彈《野蜂飛舞》,你有何期待?
  李雲迪:對,我剛看到這消息。音樂嘛各自有各自表現。今年春節我會在柏林錄這支曲子,最快3月份大家可以在新專輯中聽到,之後也可以在我別的音樂會欣賞到這個作品。
  重慶晨報:預感下春晚他的演繹跟你有何不同?
  李雲迪:很簡單,首先平臺不同,春晚表演鋼琴跟音樂廳欣賞完全不一樣,不能直接比較。春晚可能會跟別的樂手合作,但《野蜂飛舞》本身是獨立完整作品,這個作品大家很熟悉,幾乎所有樂器都可能表演過,通俗而經典,只有一分來鐘,很絢麗。
  重慶晨報:專輯名字為何取《王者幻想》?
  李雲迪:從英文來說就是這兩部作品名字組合。我個人覺得,這個時代每個年輕人都是自己心中的王者,要在奮鬥中實現王者夢想。
  重慶晨報:你想傳遞你就是當代中國鋼琴界的No.1嗎?你心中王者是誰?
  李雲迪:不是這意思。我們心中需要一個王者,那就是自己,是對自己的信心和信念。我的中國鋼琴夢就源於這裡,我要去實現心裡這個信念,追夢的過程中我就是王者。
  重慶晨報:從來不拿自己去跟郎朗比較?
  李雲迪:不會,這種比較沒有任何意義。我一直相信人最大的挑戰是超越自己,超越自己最有愉悅感。換句話說,如果沒有對手你就可以不進步了?道理就來源於此。
  重慶晨報:“對手”,沒有詮釋清楚你和郎朗的關係吧?
  李雲迪:這個關係至少在我看來不叫對手。我設定的對手永遠是我自己。去年怎麼超越自己,今年又怎麼超越自己,能超越多少,設定的目標有多大突破?我最早學鋼琴時每學期跟自己對比,現在也是這樣。我對自己一直有種信念和完整的歸屬感,任何一個人的成功都來自自己內心而不是外界能給與的。真正比過去的自己進步了,內心深處你能感受到愉悅。
  重慶晨報:你希望跟他同台表演嗎?
  李雲迪:我覺得如果有這樣的機會不光對郎朗,對任何一個鋼琴家都是好事。
  重慶晨報:對與王力宏未來可能的合作也是這種看法嗎?
  李雲迪:如果國家有需要,人民大眾有需要,那就不成問題,對我來說只需做好自己的專業,我主觀上只考慮怎樣更好地傳播古典音樂。
  本組文/重慶晨報記者 聶晶 趙欣
  圖/重慶晨報記者 高科
  (原標題:李雲迪:上綜藝節目只為推廣古典音樂 )
創作者介紹

rene

zc90zckyjq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